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深夜23:50分,距離廖蕓蕓所在的單元樓大概三十米左右的第四棟單元樓內,其中一間兩居室的套間的房內,“野狼傭兵團”一伙人結束所謂一天的工作后正在一如往常般進行他們的深夜娛樂活動。

  這支雇傭兵小隊的領導者是一個三十四五上下,身材魁梧的男人,男人是在末世第二年覺醒的異能,起初是只有d級水平的力量型異能者,但經過不斷地獵殺低等級的變異獸奪取體內的晶核,男人一步步的將身體構造以及異能提升至如今的b級,而且如今男人還在沖刺下一個階段的a級,畢竟現在他的水平已經算是b級異能者里面的佼佼者,隊伍中如今也有兩名b級異能者,但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輝哥,物業那些人是不是越來越小氣了,你說咱們都替凌海那小子做了多少擦p股的事情,這小子居然還瞞著偷偷的在小區二號樓倉庫堆了不少木炭,那小子看樣子是想自己獨吞啊。”其中一個男人嘴里叼著劣質香煙,手里拿著一對紅桃k,心里還挺得意今晚上好摸的全都是好牌,能贏回來不少香煙錢。

  對面另一個男人縮了縮脖子,將取暖爐稍微拉近自己這邊,但他臉色依舊白得嚇人,就仿佛是那種不見天日里的吸血鬼,皮膚上若隱若現的青色血管令人看了覺得毛骨悚然。

  “我說彪子你這小子怎么總是把火爐拉你那邊,你就不會多穿兩件衣服嗎,成天這樣子還以為你下一秒就要嗝屁了呢?”抽煙的男人一巴掌打在男人的肩膀上,語氣中盡是不耐煩。

  “別搞我了,我是真的冷啊。我異能等級低,當然不像你們這把可以調用身上的異能維持身體體溫。我現在完全就是硬撐著,所以我說小馬哥,你就饒了我吧,知道你牛逼,在這里除了你跟輝哥異能最高外,我們其他人哪里是你的對手呀。”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擤鼻涕,那樣子簡直狗腿得不行。

  被叫輝哥的男人嘴角勾起冷笑,但卻沒搭話茬。

  “行了,凌海那邊找人留意一下,還有倉庫那邊找個時間給端掉,東西必須在我們的手里。”輝哥往取暖爐里彈掉手中的煙蒂,眼中泛起些許殘忍的冷光。

  旁邊幾個正在打牌雇傭兵聽到后不由自主的停下手里的動作,其中一個嘴唇跟人中一道長疤痕的男人獰笑道:“老子早就看凌海那小子不順眼了,還真當自己是咱們的領導不成,想當初咱們在洪城打拼的時候,那小子還被對家堵在院子里差點兒沒被砍掉一只手呢,如果不是輝哥順手救了他,能有他小子現在的成就,我這人就是一白眼狼,如果不是留著他還有用處,我絕對弄死他!”

  “行了,現在凌海有靠山,他當然不怵咱們,不過咱們也可以趁著這次的暴風雪按計劃行事,總不能辛苦進入基地里就甘愿給人打工吧,呵,三千積分一天?咱們八個人,均下來的錢還不夠買一包香煙的,他凌海以為自己可以拿捏咱們,我倒是要讓他記起來,在江城究竟誰能踩在他的頭上。”輝哥指腹摩挲著已經冷掉的濃茶,他雖然嗜酒但從不會在晚上喝酒,那是因為死在他手里的人往往都是在深夜時分。

  幾個人在這邊聊著,外邊的暴風雪發出類似于森林中某種動物的尖叫聲,又類似于一種擅長在夜間飛行的鳥類,且巨大的雪花隔著窗戶拍打,令人有種一出去就要被卷入那狂肆的風雪中。

  “這該死的天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到頭,咱們每天上午還得佯裝去巡邏,他個娘的,簡直要冷死人!”另一個人望著窗外的暴風雪,嘴里咕噥了這一句,隨即又突然間擰起眉:“啥東西在雪里跑?”

  正在打牌的人聽到男人的話便笑了起來:“你今晚上也沒喝多少啊,是少了兩粒花生米嗎,這都多少點了,還能有人在雪地里跑?”

  “我看他是白天看妹子看花了眼,指不定以為在雪里跑的是個l奔的美女呢。”另一個穿著軍大襖的男人聳了聳肩,又低頭抿了一口黃酒,但這種黃酒是基地最普通的自釀酒,用的是小麥發酵釀造的,度數在四十左右,但喝下去之后嗓子眼感覺能冒火,一直從喉嚨燒到腸胃,但又因這種酒不易上頭所以在雪天還是挺受歡迎的,再加上價格便宜劃算,因此每次供銷社一上基本就被一群酒鬼哄搶而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