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廖蕓蕓那一家子奇葩鄰居顧桐晚只當做是小插曲,樣兒就沒有在意這一家人的想法。

  簡單的用了泡面之后兩人才裹著被子繼續烤火,因廖蕓蕓家里是單人床,甚至家里的沙發都是單人沙發,若顧桐晚要留宿的話又不能跟夏天一樣直接在地上鋪一張涼席過夜,好在廖蕓蕓有一張以前露營用過的折疊床,八十公分寬一米七的長度剛好夠顧桐晚將就睡一晚。

  兩人隔著火爐烤火說夜話,這倒讓顧桐晚想起了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候兩人也這般面對面隔著被子說悄悄話。

  “蕓蕓,這段時間你記得不要外出,最好的話連樓也不要下。”火光將顧桐晚的臉龐照得籠上一層淡橘色的光,但那雙流光溢彩的眼睛依舊漂亮異常。

  廖蕓蕓先前已經聽她提起過關于“雪猿”的一事,雖然沒有親眼看見過那種怪物,但能讓向來處事平靜的好友露出諱莫如深神色的,想必這件事要比自己想象的更為嚴重。

  而且聯想到前段時間在地下城發現的那些“變異種”,很難不讓人懷疑江城是否已經有其他地方的物種入侵。

  “晚晚,你說,地下城的‘變異種’跟這次的‘雪猿’會不會不是巧合,如果按照陰謀論來推斷這次事情的走向,人為的可能性或許不是沒有。”廖蕓蕓最喜歡看的便是懸疑恐怖類的小說跟電視劇,再加上基地一直對外隱瞞這兩件事,不管怎么想都有存疑的地方。

  顧桐晚努力回想上一世關于獸潮結束之后基地采取的手段,似乎在她死亡之前的那一周基地頒布了一項政策,好像是關于狩獵變異動物的新規,只是當時她并未獲得進入基地的權限,所以很多事情都是通過能夠自由出入基地的黑市商人酒后提起的。

  但是這一世因為蝴蝶效應很多事情皆已改變,顧桐晚也不確定上一世基地頒布的法令是否與這次的事件有關。

  “基地高層肯定是隱瞞了一些事情,但咱們光在這里推測沒有什么意義,倒不如先關心營生問題,對了,上次你朋友說炭的價格會被壟斷,沒想到就真的應驗了,你那朋友還有啥小道消息不?”顧桐晚翻了個身,順手拿鑷子夾了一塊木炭扔進中間的取暖爐內。

  廖蕓蕓望著燃燒起來的木炭有些許愣怔,隨即才撇了撇嘴:“嗐,沒消息來源了,那家伙原本是我的追求者,后來看我沒答應他就扭頭跑去追領導的女兒了,現在兩人正打得火熱呢。”

  說到這廖蕓蕓反而話鋒一轉,故意揶揄道:“其實有一個人消息來源比咱們都要快,你們不去問問本尊呢?”

  顧桐晚當然知道她指的是陳晏西,但她與陳晏西的關系如今還真是有點兒‘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意思。

  見好友沒講話,廖蕓蕓干脆直接問道:“你不喜歡他就大大方方拒絕就好了,但是你一直沒明確自己的態度,所以你還是動過心的吧?”

  “得,沒否認,那就是承認的意思了,其實要我說啊,你們兩個不管是外貌還是性格上都挺配的,都不是那種張揚的個性,而且陳晏西也能無條件的包容你,再加上他現在也有能力去保護你,再加上一點,他可是喜歡你很多年了,這件事你不會不知道吧,這樣的好男人哪里找,他這要是喜歡的人是我,我分分鐘就答應了。”廖蕓蕓打算在這里推波助瀾一番,又看見顧桐晚微微蹙眉走神,看樣子是有在仔細考慮這件事。

  “你別跟我說是因為現在是末世,所以你沒考慮談戀愛這件事,其實要我說啊這個世界既然已經變成這個狗屁模樣了,咱們就更應該珍惜當下,做一些以前不敢做或者沒做過的事情,不管是談戀愛還是其他的。”

  顧桐晚此時莞爾一笑,打趣道:“我又不是沒戀愛過。”

  廖蕓蕓直接翻了個白眼,“是啊是啊,跟那個渣男張珩是吧,那也算談戀愛啊,你倆不就是牽個手么,你話說連親嘴都只是蜻蜓點水呢,那可不算是接吻啊寶貝。”

  “我可真是后悔那會兒啥都跟你說。”顧桐晚嘆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