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暗夜魔神打小就沒受到過這種屈辱。

    他的靈魂在怒吼,魔血在膨脹,他試圖用自己畢生的力量去碾碎眼前這個人類。

    但他做不到啊。

    趙牧的拳頭看起來普通無奇,但每一拳都蘊含著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暗夜魔神甚至分辨不出,這股力量究竟有什么由來。

    像是仙法道術,又似法則神律,清濁不分,混沌又開。

    他活了幾百萬年,就沒遇到過這樣奇奇怪怪,如同大雜燴一般的力量。

    偏偏在趙牧的手上,這股力量卻又仿佛被調教了億萬遍一樣,互相雜糅在一起卻沒有絲毫的違和感,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諧美滿,有一種世界大同,人間無災,萬族和平共處生活在一個大家園里的荒誕感。

    在這股聞所未聞的力量面前,暗夜魔神完全找不到反擊的機會。

    “別打了別打了,再打我就要死了!”

    暗夜魔神高聲求饒。

    堂堂魔神,向一個人類求饒固然是恥辱,但如果死在這里,那就更加丟臉了。

    他會被釘在魔神一族的恥辱柱上的。

    “媽媽媽媽你看,那個暗夜魔神被一個人族仙王一拳一拳活活給打死了,他好搞笑啊。”

    “孩子,你以后要做一個偉大的魔神,可不能學這個暗夜魔神。”

    暗夜魔神仿佛都已經在耳畔聽聞到后世的魔族后裔是如何議論自己的了。

    他的家族會因他蒙羞,他的朋友會跟他撇清關系。

    一想到將來可能會發生的一幕幕,暗夜魔神的求生欲爆發到了極點。

    “大爺!爹,親爹,你行行好快住手吧,我給您磕頭了!”

    趙牧終于停下手來,揪著暗夜魔神的脖子,注視著他已經完全扭曲變形的臉,道:“想活命,就得付出代價。”

    “我懂我懂。”

    暗夜魔神終于看到了一線生機,那還敢有半分的猶豫。

    他立刻祭出靈魂之力,凝成一張主仆契約,交給趙牧。

    “契約一成,我從此以后就是您的奴仆,走狗,您可以奪走我的一切財富,指使我做任何事情,唯一的條件是保住我在魔神一族中的尊嚴,這也不僅僅是為了我,也是為了您,畢竟只有我保持地位,才能更好更方便的為主人您效力。”

    暗夜魔神的語速極快,一口氣把話全部說完,生怕趙牧會聽到一半不耐煩似的。

    趙牧拿著靈魂契約仔細看了一眼。

    還算是一份不錯的契約,自己完全是單方面受益人。

    靈魂契約基本上是可靠的,一般不會被動手腳。

    就算暗夜魔神有這本事,趙牧也只需要找兩位師姐幫忙看一下,就能排除風險。

    何況,單憑自己的實力也足以拿捏住暗夜魔神。

    他敢耍花招,那下場只會更慘。

    趙牧大手一揮,在契約上留下了自己的精神烙印。

    契約一成,暗夜魔神便正式成為趙牧的仆從奴隸。

    這種最嚴格的主仆契約,效果是非常強烈的,哪怕趙牧現在命令暗夜魔神去自殺,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執行命令。

    “哦,我尊敬的主人,請容許我獻上最真誠的歉意,與您為敵是我今生做過最愚蠢的事情!”

    暗夜魔神一臉虔誠的跪拜在趙牧面前。

    可惜他現在的臉完全是一團漿糊,根本看不出表情。

    趙牧大手一揮,賜下了一顆星嬋師父煉制的丹藥給暗夜魔神。

    暗夜魔神接到丹藥后先是一愣。

    這是……帝品丹藥?

    這種級別的丹藥,他平時根本不敢奢望。

    主人僅僅是為了給他療傷,就隨手送了一顆?

    這只能證明,主人的財力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

    是我格局小了啊!

    他將丹藥一口服下,畢恭畢敬道:“能做主人的狗,我真是太幸福了。”

    噫……

    趙牧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以后少說這種肉麻的話,我饒你一命不是為了讓你惡心我的,我還是更欣賞你剛才那幅瘋癲扭曲的魔神姿態。”趙牧說到。

    暗夜魔神尷尬的笑了笑:“奴才可不敢在主人面前發癲,那只是奴才在外的保護色,其實奴才的性格是很單純的,畢竟按照魔族的規矩,奴才現在的年齡還不算成年。”

    趙牧愣了一愣。

    他看著暗夜魔神這張飽經滄桑的老臉,你跟我說這是未成年?ωWW.

    趙牧很想問問,你們魔族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但他還是作罷了。

    現在不是研究魔族八卦的時候。

    “你去,把殘存的魔族都給我控制住,等候發落。”趙牧吩咐道。

    魔族肯定還隱藏了一批戰斗力尚未現身,挨個處理太浪費時間了,讓暗夜魔神親自出馬才能以最快的效率解決麻煩。

    “遵命,我偉大的主人!”

    暗夜魔神躬身一拜,而后便化作一道烏光朝著仙武星方向飛去。

    趙牧則返回月星,找到永夜魔女。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

    她依舊保持原來的姿勢,畢恭畢敬的跪拜在地上。

    “還挺翹。”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