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啪!”

太虛老道說著,忍不住又是給李道風頭上一巴掌,太特么的氣人了,這小王八蛋就是誠心在氣他。

“明白!明白師傅,你說的不就是雙修嗎!有什么不明白的,你直接說不就是了,還拐彎抹角的!干什么嗎?”李道風捂著腦袋說道。

“哎吆!沒看出來,你這小王八蛋下山一趟,開竅了不少嗎,現在連雙修都知道了,看來你那幾個師姐,沒有被你少禍害!給老夫如實交代,老夫那幾徒兒,被你禍害了幾個了?”

“這……師傅你說話不要這么難聽嗎?我和師姐那都是真愛!”李道風摸著腦袋,不好意思說道。

“難聽!你他娘做都做了,你還嫌別人說的難聽,你還特娘的真愛,你知道愛是什么嗎?”

“你理解的愛,是不是就是被人掐腰子,然后被拋尸荒野?”太虛老道又說到了李道風以前的糗事了。

“別……別師傅,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就別在糟蹋我了,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還說他干什么嗎,況且那不是徒兒命中之劫嗎!”李道風無語說道。

他被卡腰子這事情,算是成了他的標牌了,這輩子都別想洗干凈了。

“是命中之劫嗎!那特么純屬就是你自己傻逼!自己想做舔狗,沒有舔成,被人家利用完了,嘎掉之后,就丟在山溝里面去了!這能是劫難嗎?”

“自古以來,舔狗沒有好下場!你見過還是聽過,有那個做舔狗的,最后達到目的了,還不都是被亂棍打死,變成死狗了嗎!”太虛老道似笑非笑說道。

“差不多行了哦師傅!過分了,你這就過分了哦!沒有你這樣的,你要罵我就直接罵,沒有必要這樣吧!”李道風也是無語了。

這個死老頭絕對的是故意的,這事情在他這里就過不去了,每一次想起來,都要用這個教訓自己!看上去是在教育自己,給自己講道理,其實就是惡心他。

“哎吆!這還就受不了了!前事不忘后事師,要吸取教訓啊小風……”

太虛老道一句小風,差一點沒有把李道風叫走了,急忙打斷師傅的話。

“行行行!你老人家打住,別說了!在說就真的過分了!那事情都過去多少年了,你老是提那事情干什么呀!那都是弟子年輕時候做的事情,年輕時候不懂事嗎,做事全憑沒個頭腦是不是,誰還沒有可年輕的時候不是,難道師傅你就沒年輕過嗎,大家都是男人,非要這樣做嗎?”

李道風苦逼,這老頭真的要治一治了,不然還不知道他把這事情說到什么時候了,他李道風現在也好歹是個名人了不是,你老是說這些。讓那些女人聽到了,他還不糗死。

“師傅!你別以為你年輕的時候,干的那些事情我不知道!徒兒只是尊敬你老人家不說而已,你在這樣,我可就不客氣了!”

濃濃的威脅,李道風這個倒反天罡的東西,就這樣威脅起自己的師傅來了。

“我……小王八蛋,你這是在威脅為師嗎?”太虛老道多少有些心虛說道。

“不不不!不是威脅!徒兒哪里敢威脅師傅不是,徒兒最孝順了不是!徒兒就是隨口一提。隨口一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