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女子淡淡道:“我說的有利可圖,分很多種,有種利,是錢財物質方面的利益;有種利,是人脈背景方面的利益;還有種利,是機緣、未來的利益……”

“那片星域,十分貧瘠,顯然不可能是錢財物質方面的利益,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也沒什么背景,顯然前面那種都不太可能是。”

女子瞇著眼睛:“你說,這要是多大的機緣,才能夠讓磐谷喇不惜與我天族為敵?”

老者臉色變了:“這……這不可能吧?那等地方,能有什么機緣?”女子淡淡道:“這世上能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其實,所謂的機緣未必是磐谷喇的機緣,也未必是科莫多獸一族的機緣,我記得,磐谷喇的兒子撒羅耶,也是科莫多

獸族群的繼承人之一吧?”

“好像是。”“這就對了。”女子瞇著眼睛,“磐谷喇既然如此替撒羅耶撐腰,有可能此時關系到撒羅耶今后是否能繼承科莫多獸族群,如果從這一點去想,是不是就合理多了

?”老者若有所思道,“天主的意思是,滅殺尸國國主,是科莫多獸一族對撒羅耶的考驗?而磐谷喇為了自己的兒子能夠繼承科莫多獸一族,所以硬撐著也要與我天族

為敵?”

想到這,老者徹底恍然。

對,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是關系到自己兒子能不能繼承族群,那么不管磐谷喇做任何事,就都解釋的通了。

“天主,這么說來,那磐谷喇只是狐假虎威了?他豈能因為自己兒子的事,來用整個族群和我天族為敵?”老者沉聲道,目露兇光。

女子瞥了眼老者,“敢情我之前都和你白說了?”

老者愣住,“那磐谷喇如此不把我們天族放在眼里,天主您剛才不是說……”

女子淡淡道:“你是想說面子問題,是嗎?”

老者點頭。女子淡淡道:“我之前所說的,只是一個可能,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如果磐谷喇這么做不是因為自己兒子繼承的原因,而是那片星域背后其實有著一個古老的

龐大勢力罩著,這個勢力遠超我天族,甚至強大到科莫多獸一族的磐谷喇都只能硬著頭皮出頭,那么此刻,你還會想面子的問題嗎?”

老者愣住。

女子看著他:“你是不是覺得這不可能?”

老者點頭,猶豫道:“遠超我天族的勢力,這……這等勢力整個宇宙海屈指可數,會待在那等偏僻之地?”

女子淡淡道:“可如果是呢?雖然只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但并非完全不會實現。”

老者臉色難看,沒有說話,他明白天主的意思了,一旦這個萬一成真,那他天族就是莫名惹上了一個古老勢力,再去找對方麻煩,就是自己去找死。

可這,真的可能嗎?“那尸國國主不過是附庸我們天族的一個小家伙而已,他的死,無關緊要,說起來只是一件小事,和我天族沒有核心的利益,可若是因為這個一個家伙,我們非要

為了所謂的面子,去和科莫多獸族群干上,這不是犯傻是什么?”女子目光看向遠處天際。

老者深深一禮:“天主所言極是,是屬下魯莽了。”女子微笑道:“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沒背景、沒關系的人,我們欺負就欺負了,就算是滅了他全族,也無關緊要。他最多只會喊一句莫欺少年窮,三

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估計到死的時候,還在那念叨君子報仇,十紀不晚。”

“可有背景的人,我們就要掂量掂量了,大家都是坐在在桌子上吃飯的,怎么能因為餐桌上的東西而搞生搞死呢?”

老者急忙道:“屬下明白了。”“明白就好。”女子看著他,“當然,我們也不能真的什么都不在乎,盯著撒羅耶,看看有沒有機會對它搞點小動作,只要不把他搞死,只是悄無聲息的在他繼承

的路上弄點不被察覺的小障礙,還是沒問題的。”

“?屬下明白了。”老者瞬間恍然,不愧是天主,高明。

大日佛界。

此刻,八目金剛羅漢也已經回到了大善圣僧的洞府。

“科莫多獸一族?”大善圣僧眼睛瞇起,若有所思。

“師尊。”八目金剛羅漢看著他:“那磐谷喇未免也太放肆了,根本就沒將師尊你放在眼里……”

“好了,不必再說了。”大善圣僧冷笑出聲,八目金剛羅漢頓時閉上了嘴巴。

“按你所言,那天族的尸國國主也被撒羅耶給滅了,那就好,只要那科莫多獸一族,不是專門針對為師便可。”大善圣僧松了一口氣。

他最擔心的是自己和釋南天的關系暴露,現在看來,自己是太過敏感了。

“師尊,那這件事難道就這么算了?”八目金剛羅漢郁悶道。

大善圣僧冷笑道:“算了?豈能算了。”他瞇著眼睛:“不過,科莫多獸一族畢竟非同小可,不可魯莽為敵,盯著那撒羅耶,后面有機會,直接斷了他的未來前途,看那磐谷喇以后還能不能囂張得起來,

只是這件事需要做的隱蔽,不可讓外人察覺。”

“是,師尊。”八目金剛羅漢露出喜色:“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他們……”“先不著急。”大善圣僧冷笑道,“釋南天一死,他們就出事太明顯了,等過了這一紀,你找個機會,偷偷將那片星域的生命全都屠滅了,再將他們的神魂全都提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