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兒子,你告訴為父,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磐谷喇傳音,對自己兒子,他是再熟悉不過了,肯定不是這種老好人。

而且,還說什么兄弟,以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的身份地位,如何能和自己兒子當兄弟?

撒羅耶聞言,微微一怔,猶豫了一下,剛想說什么,只是他話還沒說出,嗡,冥冥虛空中,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要降臨。

危險!

撒羅耶腦海中瞬間警鈴大作,渾身雞皮疙瘩涌現,有種身臨深淵之感。

會死!

撒羅耶瞬間有種感覺,只要他剛說出任何有關初始宇宙的消息,不等他說出來,他就會死去,莫名其妙的死去。

這是一種冥冥中的直覺,也是他科莫多獸一族的本能。

仿佛,那個地方,是一個禁忌之地,不能暴露分毫,否則普天之下,將沒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

那種恐怖的死亡感覺,讓撒羅耶身軀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嗯?”

看到撒羅耶的狀態,磐谷喇瞳孔驟然一縮。

不對勁!

撒羅耶此刻的狀態,就好似被人威脅了一般,那種顫栗之感,他還是第一次在自己的兒子身上看到。

什么情況?是那個方向,有什么東西在威脅自己的兒子嗎?

磐谷喇心中冰冷,先前撒羅耶開口前本能的看向初始宇宙的方向,雖然動作極其細微,但還是被他這個父親瞬間捕捉到了。

想到這,磐谷喇當即看向撒羅耶之前看向的位置,一雙金色的眼瞳瞬間幻化成了漫天星河宇宙一般,一道無形的瞳光,驟然爆射,窺探向遙遠星空盡頭。

哼,膽敢威脅他磐谷喇的子嗣,不管那個地方有什么,他磐谷喇都絕不可饒恕,科莫多獸一族的尊嚴,不容踐踏。

轟!

在磐谷喇可怕的力量之下,他的瞳光穿透無盡虛空,就要看向初始宇宙的所在。

然而,就在他的目光爆射向那個方向的瞬間,一股莫名的驚悚之感驟然降臨他的腦海,發出巨大的警報之聲。

不可窺探!

不可窺探!

不可窺探!

一種來自族群深處血脈傳承的冥冥預警之音,在他的腦海中劇烈回蕩,震得他眼冒金星,渾身劇震。

“那是……”

磐谷喇急忙收回目光,倒吸冷氣,渾身劇震無比,他的腦海中嗡嗡作響,頭暈目眩,大口呼吸著,好似一個溺水之人,差點淹死一般。

那個地方到底有什么禁忌存在?

磐谷喇大口喘著粗氣,明明他科莫多獸是宇宙海星獸,是冷血動物,可此刻他渾身鱗甲之上,竟是爬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全是冷汗。

太恐怖了。磐谷喇內心恐懼,剛才在他試圖窺探那個方向的瞬間,他來自族群的本能讓他有種感覺,若是他沒有及時收回目光,真的窺向那個未知之地,即便是強如他,也

會在悄無聲息間殞命,而看不出任何死因。

“那是禁忌之力……”

磐谷喇內心驚顫,咔嚓一聲,他腦海中,一道古樸的如同圓盤一般的鱗片微微裂開,缺失了一個角。

“是老祖賜予的守護鱗片……竟然……竟然裂開了!”

磐谷喇內心更震。

他在科莫多獸族群中身居高位,這一枚鱗片,乃是他們科莫多獸族群中最古老的族祖賜予他的守護鱗片。

此鱗片,能抵擋未知的恐怖力量,相當于他多了一條命。

可現在,這塊族祖的鱗片竟然直接裂開了一角。

“不可能,以族祖的實力,他老人家賜予我的守護鱗片,剛才竟然裂開了?哪里到底有什么?”

磐谷喇內心恐懼了。

那可是他科莫多獸族祖的一塊鱗片啊,是宇宙海中最古老、最頂級的強大存在,行走宇宙海這么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能讓族祖鱗片裂開的力量。

不可窺探。

此刻磐谷喇內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趕緊離開這里,太嚇人了,這里簡直太嚇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