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蘇云的驚呼被顧海封住。

第二天一早,顧海就親自把不情不愿的吉祥拎去了楚承頌那邊。

其實如果不是怕蘇云舍不得,顧海更想把吉祥送去給顧江,讓這臭小子去部隊感受感受超強度訓練。

吉祥不知道自己逃過一劫,還在怨念他爸媽心狠。

顧海走后,蘇云也收拾好帶著歡喜去了陳秀娥的小區,吃了午飯,蘇云又去了蘇秀家,跟蘇秀交流了半下午如何防止孩子早戀。

聽蘇云說她把吉祥扔給楚承頌后,蘇秀茅塞頓開,轉頭就跟周子揚商量好,把同樣放暑假的周小念也送去了楚承頌那邊。

周小念被帶上車時,哭得滿臉是淚。

一晃眼,吉祥和周小念已經去楚承頌那邊大半個月了。

這天下午,蘇云午睡起來正在書房整理教材,窗外突然傳來汽車熄火的聲音。

蘇云隔著窗看見是顧海回來了,連忙轉身下樓。

“老顧,你不是說工廠那邊有點問題要去處理嗎?怎么這么早回來?”

問完,蘇云見顧海沒有回話,心里一個咯噔,頓時猜測:“是不是吉祥出什么事了?”

她的聲音都顫抖了。

顧海連忙搖頭:“吉祥好著呢,是別人出事了。”

他說完沉默了一秒,雖然并不想告訴蘇云,但還是老實說:“監獄那邊傳來消息,說蔣光宗死了。”

蘇云:“......”

晃了晃神,她抬頭看向客廳墻上的時鐘,此刻是下午三點,剛好是她上輩子被打死的時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