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廖蕓蕓剛進屋里就把外套給脫了,她房里溫度還算溫暖,所以就暫時沒必要穿得太厚重。

  顧桐晚坐在窗沿上,將手套脫掉之后伸到火爐附近烤火。

  “我看看你給我帶啥了。”廖蕓蕓已經迫不及待的看箱子里的東西了,結果剛打開就被滿滿登登的食物給嚇到,扭頭忍不住吐槽道:“我說姐們,你該不會是把你店里的東西給我送來了吧?”

  “我倒想,但是太多東西不好整理,就拿了一部分便于存儲的。”顧桐晚給自己倒了一杯熱水,看到壁爐里還有一罐紅糖就自己加了一些進去,最近小腹隱約不舒服,算了一下時間也快到這個月的生理期了。

  “怎么了?你來大姨媽了?”廖蕓蕓看見她拿紅糖之后就猜得八九不離十。

  “嗯,就這一兩天快來。”顧桐晚隨口回答道。

  廖蕓蕓點點頭,又囑咐了一句:“那你自己注意點身體,我記得你以前不是來的時候會疼么,等明早上再回去吧,都這么晚了你開車回去我不放心。”

  “知道了,我本來就是打算明早上再回去的,不過你這兒棉被夠的吧?”顧桐晚故意笑著問。

  廖蕓蕓“呵呵”一陣冷笑,沒好氣的說:“放心吧,反正該有的都有。”說完話后又將箱子里的東西給拿出來,在下面又看見不少的木炭,才問:“我家里的還有點炭,你要不自己留著吧,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別給我送炭了,現在炭多貴啊。”

  顧桐晚瞥了一眼廚房角落里的蛇皮袋,那是廖蕓蕓裝炭的袋子,看樣子也不過半袋而已,想來不過二三十斤。

  “你這家里的炭也用不了幾天了,到時候你打算怎么辦?”

  “到時候再說唄,我加了不少交流群,到時候看看家里有啥可以跟對方換的,”廖蕓蕓嘆了一口氣,其實她心里也沒底,只能說走一步算一步。

  “所以說我就給你拿了一些來,我剛剛去買的,農貿市場那邊有個做黑店的,那里有些貨源,我想辦法弄了一些過來。”顧桐晚換了一個姿勢,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廖蕓蕓趕緊拿掉最上面的大白菜跟土豆、番薯這類蔬菜,才看見最底下果然有一大袋的木炭,至少也有四五十斤。

  難怪剛剛兩個人搬這箱子累死累活的,這箱子里的東西加起來至少就一百多斤。

  “這么多木炭啊?花了多少錢?”廖蕓蕓抬起頭,眼底全塞滿了驚愕。之前木炭漲價的時候顧桐晚就給她送過一次了,這次又繼續送,廖蕓蕓知道現在木炭的行情已經是有價無市了,一來是基地已經件木炭貨源壟斷,木炭掌控在資本家跟權貴的手中,等暴風雪停止之后,木炭恢復供應,但價格只怕會更高。

  “反正你就別操那么多心了,我既然能給你過來,就說明有辦法弄給你,要真計較錢的話我就不會給你送了。”

  兩人稍微拌嘴了一會兒,顧桐晚肚子也剛好餓了,于是便從背包里拿出最后一包方便面,打算泡個面吃。

  “你要吃泡面啊?”廖蕓蕓突然湊近小聲問道。

  顧桐晚看見廖蕓蕓突然起身將原本開了小半截的窗戶給關上,然后才道:“你這要吃的話動作可得快一些。”

  “你這么神秘兮兮的干嘛?”

  廖蕓蕓悠悠嘆了一口氣才開始吐槽:“你是不知道隔壁搬來一家奇葩,成天就打聽別人家的私事,而且每天最關心的就是別人家吃什么用什么,就跟摸底排查一樣,一旦被知道誰家開了小灶或者吃上肉就恨不得蹲人家家門借東西,今天借半斤面粉,明天借一斤大米,后天借兩斤木炭,要是不愿意借的就跟開高音喇叭是的在走廊上罵,甚至還到別的樓層上造謠說人家家里藏富物資多,還慫恿著其他人到那家人里去借東西,整個一個土匪窩,全家人都是一副小人嘴臉的德行。”

  原來是前段時間廖蕓蕓隔壁換了一戶住戶,之前的住戶因為遲遲沒辦法繳納季度租金就搬去了別的地方,這次換了一戶人家原本以為跟她沒關系的,結果這一戶人搬來的第一天就震碎了廖蕓蕓的三觀。

  這一家五口人,一對三十左右的年輕夫妻,外加一個小孩跟一個老人,還有一個年輕的姑娘,據說是妻子的妹妹,五個人住在三十平米的房間里,來的第一天就開始在房間里悄悄打打的,好像是把房間的布局重新設計過一番,等到了晚上那聲音好不容易沒了,結果有人來敲她家的門,門外是個大概六七歲的小男孩,一個六十歲上下的老婦人帶著他,老婦人笑瞇瞇的,手里拿了一個蘋果,跟廖蕓蕓這邊噓寒問暖了一番之后才說明來意,說是家里搬得匆忙很多東西沒有準備,再加上也不熟悉附近的供銷社,于是便跟廖蕓蕓借了半斤面粉。

  原本廖蕓蕓是不打算借的,但想到附近都是鄰居,以后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加上此前的小區屠殺一事的經歷讓廖蕓蕓心里一直挺感慨活下來的鄰居太少了,所以當時就沒想什么就給了對方小半斤面粉。

  可沒想到這也只是開始,半斤面粉借出去之后就變成了借各種的調料品、剪刀甚至刷碗布,只要是能借的東西對方都會問一遍,到最后變成廖蕓蕓若是不借,對方就開始騷擾,站在樓道上哭慘或者是對著門大罵,甚至最后還變成了用力砸門,后面的還是小區的管理人員上門警告,加上廖蕓蕓跟其它鄰居表示要報警處理后,這一家子才稍微收斂一些,但每次廖蕓蕓出門倒垃圾碰上那一家子的人都會故意說一些陰陽怪氣的話。

  這一家人最大的興趣就是打探別人的隱私,奇葩中的奇葩,所以廖蕓蕓才會如此地提防。

  “小區物業這邊接到投訴也沒處理嗎?”顧桐晚問道。

  因為溫度低,所以暫時沒有辦法泡面,所以只能在火爐山搭了一層鐵絲網,把小鍋爐架在上面煮面。

  “處理個屁啊,現在整個小區都處于半癱瘓的狀態,我們小區還算好了,就隔著兩條街那個小區據說都封了,好像是怕人趁亂進到小區作案,你不知道吧,現在內圈附近很多小區發生入室搶劫案,而且作案的人都是同一個小區的,都是因為物資缺乏引起的,不過想想也是,這么大的暴風雪,即便想要救援恐也困難,好歹極熱那會兒還能用直升飛機空降物資,酸雨的時候大家熬一熬倒也可以過去,但你說極寒沒有木炭的話,人在屋子里就能活生生的給冷死。”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