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顧桐晚的車子在前往廖蕓蕓小區的時候發現前面積雪實在太嚴重,將原本可以繞近路的小巷口完全堵死,這樣一來東邊是完全不能的走了,眼下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繞遠路,這樣相當于繞了一大圈,至少要多走七八公里的路程,其次便是改西邊走,先去其它的地方,最后回家的時候可以再去廖蕓蕓的小區。

  考慮了一下,顧桐晚還是決定更改順序,這里距離徐航的宿舍最近,直線不過四公里左右,而且去的途中還經過農貿市場,或許可以過去碰碰運氣看有沒有自己需要的物資。

  當然了,眼下基地還未徹底大亂,她也不可能真的白嫖,只是既然去了便順道看看,實際上她想要的另有其它東西。

  她想要的東西實際上是晶核,自從上次跟燕返去過一趟“黑店”之后,她也簡單的跟店老板了解過情況,這家店里不僅可以用晶核兌換可用于升級的“營養劑”外,實際上還可以用積分支付購買晶核,這等于這一家店既販售晶核,同樣也可以晶核兌換其它的東西,其實這一家店就是一個隱秘的交易場所。

  之前跟老板聊天的時候聽說那位老板就住在門店二樓是上,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店其實一直在營業中,而且既然是生意的話應該就沒有拒絕的道理。

  車子路上打滑了幾次,后面路上的積雪也越來越深,車子的行進速度不得不一再減速,七點左右周邊的一切已經完全籠罩在黑色之中,車頭燈打過去的時候只能看見飄絮的雪花,積雪至少已經沒過膝蓋的位置,能看見一些鋪面的臺階已完全被積雪掩蓋,只是短短的三四天時間,基地內的積雪就已經這么多了,如果持續下午的話,積雪只會越積越厚,屆時整個基地都將完全被積雪所覆蓋。

  因連續的暴風雪天氣,原本招聘的一批志愿者根本無法順利展開工作,這個天氣下,除了執行任務的自衛隊跟守衛隊隊員,以及一些異能者外,普通人根本不敢輕易出門。

  顧桐晚車內的暖氣全開,即便如此才車上的擋風玻璃已經結了一層冰霜,且因為一冷一暖兩種氣溫讓內部的玻璃開始流水。

  顧桐晚瞥了一眼前面的路況,白茫茫大一片之中似乎看不見盡頭,于是便稍微加快車速,就在前面拐角處的時候突然瞥見一個黑乎乎的東西竄過,恰好車燈照射過去那一刻將那東西照得一清二楚。

  雖然只有短暫的一兩秒的時間,但當那個東西出現在燈光下的時候顧桐晚還是忍不住“嘶”的抽了一口氣。

  那與其說怪物,倒不如說是個人,唯一不同的是,那人渾身上下的皮膚像是硬生生的被人撕過,里面露出的嫩粉色的肌肉的紋路,一雙眼睛裸露在那可怕的肌膚之下,待見到車燈光的那一刻那人眼中赫然充斥著驚恐,但也很快地朝著另一個方向狂奔。

  那人只穿著一件土黃色的風衣,身高在一米七左右,且身形瘦削,給人一種很壓抑陰森的感覺,而且最奇怪的是,明明在室外將近零下四十度的環境中,這人只穿著單薄的風衣,且連鞋子都沒有穿,但卻能在雪地里恣意狂奔,仿佛沒有受到一丁點兒的影響,這明顯已經超過了人類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

  他奔跑的速度很快,從拔腿就跑到消失在前面的街角不過才短短一瞬間功夫。

  這真的是人嗎?

  這個疑問頓時在顧桐晚剛心里涌出,但看那人從出現到消失倒沒有對自己產生任何的威脅,否則她體內的血蔓藤分枝早就有所反應了。

  因為只是短短一瞬間的事情,所以顧桐晚并沒有繼續深究下去,反而一踩油門繼續往前開。

  開了十五分鐘就開到了農貿市場,雖然厚重的積雪已經讓周邊的建筑物全變成了雪白,如果對附近路況不熟悉的話估計還找不到進去的小巷口。

  憑借著此前來過的記憶力,顧桐晚順利地開了進去,農貿市場的大門外原本還聳立兩個鍋石獅子,現在石獅子完全被白雪覆蓋變成了兩個略凸起的雪堆,如若不仔細注意的話根本辨認不出來這就是大門。

  如今的農貿市場已經失去了往日的熱鬧,里面不僅冷清甚至還顯得有些幽寂,兩側店鋪無一不是緊閉狀態,但偶爾也能從遠處瞧見一兩處的微弱燈光,估計是附近居住的商家。

  顧桐晚很快就將車子小心的開到了黑店門口,之前來的時候因為人太多導致車子根本無法開進來,而眼下周邊竟是一輛車也看不見。

  黑店此時大門緊閉,外邊的卷簾門全是雪,但能從二樓窗簾透出來的些許燈光推測出樓上有人,這也讓顧桐晚心里一陣欣喜,至少特意來的這一趟不算白跑。

  孔騰方正坐在火爐邊烤火,這段時間暴雪后幾乎斷了生意來源,孔騰方真苦惱過兩天要不要跑黑市營地一趟,至少那邊更靠近北邊大森林,之前黑市就囤了不少的木炭,因此那邊肯定有充足的貨源,再加上老婆那邊的親戚在黑市營地也算是個小領導,輕輕松松就能夠拿個上千斤的木炭,要是能在這段時間搗騰一批木炭,肯定能夠大賺一筆。

  不過就眼下外頭這個天氣也不好出去,孔騰方一邊抽煙一邊裹緊身上的棉被,瞥了一眼正在弄晚飯的妻子才隨口問道:“今天晚上不要再吃壓縮餅干泡的湯了,連續吃了三四頓,這一打嗝全都是那股味。”

  孔騰方妻子動作麻利地將壓縮餅干的包裝袋拆開,在沸騰的熱水中將碾碎的壓縮餅干放入后,又放入一些脫水蔬菜,隨即又開了一個肉罐頭,將同樣切碎后的肉沫加入,再放適當的油鹽調味,這樣一來便是一道餅干粥。

  壓縮餅干這樣的做法在基地還常見的,甚至還衍生出不少類似的菜,比如壓縮餅干肉湯、壓縮餅干炸肉團、餅干糖水、餅干做的大餅等。

  這樣的做法的確比直接啃壓縮餅干口感要好,但目前基地內種植出來的小麥味道不佳,本身并沒有太多的麥芽香味,因此無論是壓縮餅干還是小麥粉制成的包子,本身都會有一股味道,那味道倒算不上難聞,只是吃起來不夠香甜。

  “不吃這個吃啥,家里就剩下壓縮餅干跟大米了,你說大米有霉味不想吃,那就是壓縮餅干了,剩下還有一點面粉,那是留著過年吃的,眼瞅著還有不到一星期就過年了,誰知道天氣變化這么快,我還想出去買點肉呢。”孔騰方的老婆一邊抱怨著,又瞥了一眼空落落的壁櫥,里面只有兩斤面粉跟半斤大米,脫水蔬菜也只剩下一小包,之前陽臺上放的臘肉也吃得差不多了,想到去年過年的時候家里還能吃得上豬肘子跟餃子,今年怕是連餃子也沒得吃了。

  “要不,咱們拿點兒炭跟隔壁王五家換一點肉罐頭吧?”孔騰方一聽到家里沒菜了便想到前幾日在手機聊天群里王五一直炫耀自己在極寒之前買了一頭豬這件事。

  “我問過王五的媳婦兒了,他那一頭豬早就分給親戚分得差多了,手里也攏共沒多少肉,而且人家哪里缺炭,他小舅子的木炭店就開在上面,家里的炭只會比咱們多。”

  孔騰方聽完后猛抽了好幾口煙,“那怎么辦?我是吃不下這些東西了,真寧愿吃白米飯也不想吃壓縮餅干。”

  “那我是沒辦法了,你自己想想怎么辦吧。”孔騰方妻子將煮好的粥放在茶幾上,臉色也不太好看,她其實自己也不樂意吃這些東西,但誰讓家里都快要揭不開鍋呢,她親戚都在黑市營地,娘家在距離這里至少七八公里外的小區,他們小兩口平時都是騎摩托車出行的,但外頭這天氣誰敢在暴風雪內騎車啊,這不是不要命了嗎。

  “你媽那邊是怎么說的,她那邊之前為了過個好年不是說買了幾十斤的肉嗎,問她要點吧,順便我們給她送點炭過去。”孔騰方想到丈母娘之前打電話說要給他們家送豬肉,當時孔騰方店里生意太忙脫不了身,兩口子想著多賺一些錢,等有錢還怕買不到肉么,于是就在電話里婉拒了好意,可誰知道不過幾天的時間這極度冰寒就降臨了,這不僅斷了孔騰方店里的生意,更是讓孔騰方家里一度缺糧。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