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媽,你別哭了,我沒有怪你,真的,我知道你承受了很多的傷痛。”席九擎不想再看到母親落淚了,低著聲說道。

席母用力的忍住了悲傷,點了點頭:“我知道你是一個孝順的好孩子,媽媽也有不對的地方,如果我能早些回來看你就好了。”

席九擎苦笑道:“現在能看到你和姐姐,我也覺的幸福。”

飛機落了地,此刻,已經是第三天的早晨了。

席母其實也回來過這座城市好多次,只是,這一次,她心情卻更好一些。

坐著車,回席家別墅。

席母看著窗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場景,她的內心,仍然像刀子在絞著。

“當年那個女人,真的很囂張,她各種對我挑釁,我無動于衷,想著,只要不理會她,她就不會再挑事了,可她真的太過份了。”席母回憶起了那些令她悲傷羞怒的過往,聲音透著一抹怨火。

席九擎渾身一僵,她口中的那個女人,不會是喬知夏的母親吧。

“媽,她真的那么過份嗎?”席九擎的心,瞬間蒙了一層的不安。

“是啊,她不僅打電話來警告我,還發了不少她和你父親在一起的照片給我,聽說你父親去參加宴會,也暗中帶著她去,你父親出國出差,她也是全程跟著,給她買最貴的珠寶,最好的游艇,她享受著你父親給她置辦的一切,而我,只能在家里抱緊了你們兩兄妹,卻什么都做不了。”席母閉上眼睛,喃喃說著,可見她還是忘不了當年的傷害。

席九擎擰緊了眉宇,喬知夏的母親如果真的從他父親這里貪了很多的錢財,可為什么,喬知夏要救她弟弟的時候,卻是一點錢都拿不出來?

喬知夏又說她的母親是一個很好的女人,溫柔善良,難道,她還有兩面性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