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喬知夏立即張開粉潤的唇,吮住了瓶子,水順著她漂亮的嘴角涌入她的小嘴里,還有一些則是滑進了優美的鎖骨處。

她吞咽時,優美的頸項也跟著起伏,席九擎看的口干舌燥,身體燥熱。喬知夏喝夠了,緩解了難受。

席九擎也在同一時間,發現自己沉寂了五年的身體,突然有了異樣。

他不由的驚喜,他以為自己身體出了毛病,還去醫院檢查了幾次,醫生只說他可能是情緒影響到了他的發揮。

可現在,他情緒并沒有改變,只是看到了喬知夏,他身體就恢復如常了。

原來,她就是他的良藥。

喬知夏意識恢復了一下,扭頭看到旁邊一個男人,那張俊臉…

“啪......”席九擎滿腔熱情,換來的卻是女人狠狠的一巴掌。

所有的熱情被打散,男人俊臉瞬間陰沉。

“席九擎......你怎么還沒死?”喬知夏以為這是在做夢,她在夢里刺了他無數次,可他怎么還活生生的出現在她面前?

席九擎的臉,可胃是又黑又氣又惱。

“你死了,我都不會死。”男人低冷的聲音嘲笑著。

喬知夏突然意識到這不是一個夢,她美眸睜大了一圈,立即伸手過來想要繼續打他。

席九擎一把抓住她亂揮的手,狂霸的身軀,凜然的欺過來,把嬌小的喬知夏壓迫在后座的椅子上。

“喬知夏,你打夠了沒有?”席九擎氣惱極了,陰著表情質問。

“沒有。”喬知夏怨恨的盯著他,可很快的,她眸光里的恨意,就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又柔又媚的迷醉感。

席九擎呼吸發緊,看著她剛才還怨氣沖天,這會兒卻嬌媚如水,他眸色一顫。

記得找她結婚的那兩年,她就像他的玩物,予取予求,他想要她做什么,她就會乖乖照做,比寵物還聽話。

可現在。

她像一朵烈火中重生的玫瑰花,又艷又烈,渾身長滿了尖刺。

他一靠近,她就恨不得他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