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黑時分,席九擎坐上車,抽空給兒子打了一個電話。

“爹地,有事?”五歲的小家伙,行事風格,基本上遺傳到他的全部。

席九擎很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多希望兒子能像女兒一樣,時不時的對他撒個嬌,好讓他相信,他才五歲。

可兒子的畫風,總是格外的驚奇,少年老成。

“爹地只是想問你,明天的競賽,有沒有信心?準備充分了嗎?”席九擎低柔的問道。

“是的,有信心。”小家伙稚氣的聲音,充滿了自負。

席九擎俊臉閃過一抹驕傲,兒子對數字的天賦,一定是遺傳到他的。

“好,有什么事,就給爹地打電話。”席九擎低聲交代。

“知道了,掛了。”小家伙不給他再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

席九擎聽著那端的茫音,俊容微僵。

是誰說的,趁著孩子小,就要多抱抱他,親親他,等他大一些,就不讓親不讓抱了。

席九擎怎么覺的自己的兒子提前進入了不讓親不讓抱的階段?

還是因為欠缺母愛嗎?讓兒子早熟了。

席九擎大掌捏成了拳頭,該死的,喬知夏把他的生活攪的一團亂。

這兩個小家伙更是占據了他有限的精力和所有私人生活。

夜晚的城市,燈紅酒綠。

一個高檔的餐廳,喬知夏如約而至。

走進包廂,喬知夏發現,弟弟沒來,只有父親喬東海和繼張程麗,還有他們的一對雙胞胎兒女。

“知夏,你來啦,快,進來坐。”喬東海對喬知夏多了一份熱情。

喬知夏徑直走到位置上坐下。

程麗也假惺惺的笑著:“知夏啊,你這算徹底在國內定居了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