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行了,別那么多廢話了,到底是誰?”

陸云寧透過紅酒杯望著陸云飛,語氣中明顯有些不耐煩。

“歐陽辰!”

“歐陽辰?”陸云寧瞪大雙眼,“你沒搞錯吧,你竟然想讓歐陽辰加入我們?你腦子沒被門夾了吧?”

“你的腦袋才被門夾了。”陸云飛不服氣地瞪著她,“陸云寧,你有沒有腦子,在吳城,除了蕭氏集團就是孫氏集團,如果我們不和強者聯手,那我問你,你又有什么把握可以打敗蕭然?”

“可歐陽辰是秦茹的前男死,他覺的他會幫我們嗎?”

“怎么不會?在吳城,我找不出來比他更合適的人選!”

陸云飛放下酒瓶,拿起桌子上的搖控器打開了投影儀,黑暗的墻上立馬轉換成一面白的刺眼的墻板,投影儀照在上面,立馬出現了歐陽辰的檔案。

“我查過了,歐陽辰和秦茹上大學的時候是情侶,可因為家庭原因,歐陽辰和秦茹分了手,接著便出了國,直到去年,他才從國外回來接手自家的公司。而且我還知道一個更重要的問題,這么多年,他一直沒忘秦茹,以至于前段時間才會出現在吳城大大秦茹新聞版塊上的鬧劇,兩大集團的總裁,為了一個離異的女人大打出手。”

陸云寧挑眉,揚著酒杯沖他笑著:“行啊,功課做的夠足的。”

“那肯定,我說過,我一定會把蕭然從總裁的位置上拉下來,我陸云飛說話做事,一向說到做到。”

“你想讓我怎么做?”

陸云寧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畫著濃濃眼妝的眼睛直飄向對面的陸云飛。

“很簡單,不管你是色誘還是什么辦法,只要把歐陽辰帶到這里,你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陸云飛攤開雙臂搭在身后的沙發上,長腿一抬,蹺到了面前的大理石桌子上。

“就這么簡單?”

陸云寧放下酒杯,拿著紙巾輕擦著嘴角,那副妖媚的樣子,就像從恐怖電影里走下來的妖精。

“陸云寧,別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以我對歐陽辰的了解,他很討厭你,因為你傷了他喜歡的女人。”

“陸云飛,你別忘了,歐陽辰喜歡的女人并不喜歡他,而且,有時男人的嫉妒心一犯,比女人還要可怕。”陸云寧扭著腰肢站了起來。當著陸云飛的面就整理著身上的衣服,“你放心,明天晚上,我一定會把他帶到你面前。”

春天的天氣就是這樣,剛才還晴朗的天,說變就變,不一會,天空中就飄起了雨滴,而隨之而來的還伴有那轟轟隆隆的雷聲。

臥室的床上,秦茹睜開眼睛,看著身邊空蕩蕩的枕頭,蕭然又去書房處理文件去了。

自從她懷孕后,蕭然每晚等她睡著后,再去處理公司里的事,不僅如此,他還將所有有輻射的電子產品全都搬到了書房,甚至連手機也要放在離秦茹身體五米開外。

外面的雨小了很多,淅淅瀝瀝落在黑夜里,像是無數道銀絲從天空中撒下。

秦茹打開窗,伸手想要抓住這些虛無縹緲的雨絲,冰涼的雨珠滾過她的手心,除了陣陣涼意,她什么都沒有抓到。

晚飯吃的有些少,這會她的肚子又餓了。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凌晨一點了,這個時候王媽肯定都睡了。

秦茹輕輕地打開門,經過書房的時候,里面還亮著燈,她不想打擾蕭然,躡手躡腳的走下了樓。

到了廚房,打開冰箱一看,臉上立馬浮現一股笑意。原來王媽早就猜到她會餓,做了好幾種食物放在了冰箱內。這些食物全部用保鮮盒盛著,吃的時候只需要倒出來加熱一下就可以。

倒出一碗粥,剛放進微波爐內,還沒來的急按下加熱鍵,身體就被一個有力的胳膊抱也了廚房。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