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大唐長安,秦王天策府,

  一個偏僻的別院內,突然傳來一陣陣稚嫩而痛苦的喊聲,

  “我是誰?我在哪里?”

  路過的仆人聽到聲音,也不由得嘆了口氣,

  “大公子又發病了,唉。”

  另一個仆人很快說道,

  “別多嘴!家里的大公子是承乾公子!”

  仆人愣了一下,隨后連連點頭,這位叫李浪的大公子,可是連族譜都沒上的,畢竟秦王的嫡長子是傻子,傳出去可不好聽。

  正當兩人想趕緊離開的時候,別院的門突然被打開,一個小侍女有些慌亂的跑了出來,喊道,

  “兩位,我家公子犯病了,我走不開,能不能幫忙去請王妃!”

  “只有王妃能安撫的住!“

  仆人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說道,

  “白雪,我去通告一聲沒問題,可今天秦王的幾個部下都來了,秦王和秦王妃都在那邊呢,恐怕...”

  小侍女不等對方說完,就帶著幾分哭腔說道,

  “還請通告一聲吧,公子今天頭疼的格外厲害!我怕出事!”

  仆人也只能應道,

  “那你稍待,我這就去。“

  對方雖然只是個沒有上族譜的傻子公子,但公子就是公子,主家的規矩嚴,他們可不敢輕慢了。

  此時,天策府內的一處待客廳內,幾人正聚在一起,一名氣質雍容的女子在一旁,

  坐在中間的是一名器宇軒昂,二十四五的年輕人,皺著眉頭問道,

  “無忌兄,北邊的吐谷(yu4)渾又有異動?消息可靠嗎?”

  旁邊一個帶著幾分書生氣的年輕人點了點頭,回到,

  “秦王,消息是尉遲將軍傳回來的,給朝廷的軍報上也有,不會有差錯。“

  “只是您這邊怎么才知道?“

  器宇軒昂的年輕人自然是大唐如今的秦王李世民,聽到這個問話,不由瞇了下眼睛,

  還沒有說話,一旁的另一個身形壯碩的壯漢嘿嘿一笑,說道,

  “還能為什么?長孫無忌,你平常不是挺聰明的嗎?這都看不出來,俺老程都知道,”

  “那皇帝不想秦王知道唄,免得咱們又上戰場拿下功勞,讓李建成那小子掛不住臉。”

  “不然也不會派那小子去打劉黑闥了,哼,劉黑闥的主力都是咱們擊破的,如今卻讓那小子去拿軍功。“

  “也不知道那皇帝是怎么想的,要俺說...“

  不等壯漢把話說完,李世民很快說道,

  “咬金兄,父皇的安排不要擅自評說。”

  只不過說這話的時候,神情有些莫名。

  壯漢自然是程咬金,嘀咕道,

  “俺早改名叫程知節了,多文氣,別總叫咬金,咬金的,俗氣。”

  但李世民這次沒有回話,不知道在想著什么,一旁的長孫無忌神色微動,卻也不說話,一時間氣氛略微有些凝滯。

  一旁的女子適時的端上來了一些茶水,笑著說道,

  “說了這么久,喝些茶水潤潤喉,大哥你也是,一大早的,說這些做什么?”

  長孫無忌這時候哈哈笑了一聲,說道,

  “是為兄的不對,自罰一杯,”

  說完拿起茶杯一飲而盡,程咬金也湊熱鬧說道,

  “俺也來一杯。”

  李世民這時候也笑著說道,

  “觀音婢,辛苦你了。”

  氣氛這才緩解了一些,女子自然是秦王妃長孫氏,

  長孫氏把手放在李世民的肩膀上安慰對方,正想說什么,一名仆人急匆匆的跑了進來稟告道,

  “王妃,大公子他犯病了,請您趕緊過去!“

  李世民頓時皺起了眉頭,說道,

  “承乾怎么了!”

  仆人愣了一下,隨后說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