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邊城的城墻,是由一塊塊比較大的土石夯筑起來的,這些土石并不是普通的山石,而是中間夾雜著糯米汁等等的特制而成,

  城墻驗收的時候,還有特殊的法令,用一名力氣極大的囚犯,拿一柄錘子用力的砸向城墻,

  如果城墻留下了明顯的印記,或者是被砸的凹下去,那么就殺掉負責建造城墻的官吏,

  如果沒能夠留下任何印記,那么就殺掉囚犯。

  用這種辦法來保證城墻的堅固。

  雖然這一座城墻是大隋留下來的,但堅固的程度并沒有絲毫的改變。

  所以當那些突厥人抬著簡陋的梯子,冒著如同大雨一樣落下的石頭和箭矢,沖到了城墻下方,

  拿著手中的刀想要用蠻力,破開城墻的時候,他們只能夠留下一道淺淺的印子,

  然后才會有些不熟練的將梯子豎起來搭在城墻上,梯子最上方的倒鉤死死的咬住城墻,他們就開始了攀爬。

  只不過攀爬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城墻上的唐軍早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除了石頭以外,還有燒好了的金汁,也就是滾燙的糞水,

  直接當頭淋了下來!

  瞬間響起了一陣陣的慘叫!

  只要被這些東西給傷到,當場被殺死是最好的結果,當場沒死的,將會陷入無盡的折磨當中,最后痛苦而死。

  當然對守城的人來說,也是比較折磨的,最起碼這個氣味一般人是真受不了。

  被金汁淋到了的那一個梯子,自然是沒有人會再去爬了,好在這東西的制作并不復雜,主要的材料就是木頭,

  很快就有更多的梯子搭到了城墻上,總會有突厥人憑借著自己的勇武和運氣,一路殺到了城墻上!

  當然爬上城墻并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早有準備的唐軍,倚仗著身上的盔甲和手中的利刃,直接將沖上來的突厥人斬殺的一干二凈,

  然后雙方再次回歸到了那血腥而殘酷的拉鋸戰之中。

  李浪這時候微微捂著鼻子,站在城樓上,看著周圍,不是他矯情,這城墻上十幾口大鍋煮著糞水,

  哪怕是他的那些奇特記憶當中,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實在是有一些受不了。

  好在看著現在的情形,他還是比較放心的,按照這樣的打法,這些突厥人不可能打破城池,這和他杜伯伯表現出來的擔憂,有些不相符合,而且現在對方的表情還是極為嚴重。

  難道說,有什么地方他忽視了?

  就在這時候,一直跟在旁邊的王玄策忍不住說道,

  “公子浪,這些突厥人,看來也不過如此,這么打下去,他們恐怕要死傷數萬,才能夠到咱們的城墻上。”

  他也還記得對方之前表現出來的擔憂,可突厥人。展現出來的實力,似乎并沒有達到這樣的程度。

  李浪也不由的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隨后看向了旁邊的杜如晦,對方這時候也轉過了頭,看來是聽到了王玄策的話,

  只不過杜如晦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城內的方向,神色還是凝重的說道,

  “公子浪,有沒有覺得這幾天城內有一些過于安靜了。”

  李浪微微皺了下眉頭,他還真沒有太過于注意這一些,他手上的羅網,這些天都主要是在協助調派物資等等,畢竟城里才這么久,人手擺在這里,不可能面面俱到,真要發展起來還需要比較長的時間。

  于是想了一下,回到,

  “大敵當前,能走的百姓都已經走了,只有一些豪門大戶在城內避難,而且一般家族當中比較重要的核心成員也都離開了。”

  “只有一些仆人在這里守護家產而已,安靜一些,也沒什么問題吧。”

  現在戰爭時期,安靜一些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對。

  杜如晦卻搖了搖頭,繼續說到,

  “公子浪,你可知道為什么這些世家大族,歷經王朝變換,卻總是屹立不倒。”

  李浪聽到這話微微的愣了一下,的確,,一個王朝的壽命不過幾百年而已,但有一些世家大族的傳承,卻超越了千年,

  其中的道理,也比較簡單,這些世家大族,總會先人一步屈服,甚至是出賣當時王朝的利益,用來換取自身的生存。

  想到這里,李浪已經明白了,很快回到,

  “杜伯伯是覺得城內的世家大族已經和那些突厥人勾結到一起了。”

  之前或許邊境的世家大族不會和突厥人勾結,因為大家沒有共同的話題,但這一次有那些隋人貴族在這里,事情就不一樣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