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關燈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公子浪真有這樣的把握?”

  杜如晦承認自己剛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略微有些激動的,畢竟這一些隋人貴族還是比較了解這片地方的情況的,如果能夠除掉他們那是最好不過了。

  只不過冷靜下來,看著對方找來的那些。普通的林中部落戰士,他總覺得有一些不靠譜。

  李浪這時候也沒有多做解釋,火藥的事情還是不能夠直接公開,只是笑著說道,

  “杜伯伯,你等我的消息就是了,時間也不會太久。”

  聽到這話,杜如晦也不好再多問,反正對方現在做的事情對于他來說可有可無,成功了當然是意外之喜不成功,也只是損失幾個林中部落的戰士而已,

  于是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辛苦公子浪。”

  鼓勵了幾句之后,就以軍事繁忙的理由離開了這里,李浪也直接走到了林中部落,幾人的面前,笑著說到,。

  “首領,這件事情怎么親自過來了。”

  領頭的人正是中年首領,聽到李浪的問話,極為誠懇的說道,

  “公子浪吩咐的事情當然要盡力一些。”

  看著對方那不茍言笑的樣子,李浪也不好意思再調侃對方,都是些實誠的人,于是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一次的事情很重要,也會很危險,要先和我們的人說清楚。”

  他這個計劃不能夠用被強迫的人,不然有人心懷不滿的話,那就會適得其反。

  中年首領極為肯定的說到,

  “公子浪,請放心,這一次帶過來的人絕對會服從,您的命令,哪怕是死也不會退縮。”

  “來之前我們就已經知道了。”

  聽到這話,李浪很快看了一眼旁邊的王玄策,他知道對方傳消息的時候,肯定和對方說了些什么,

  于是很快說道,

  “這一次,我不要任何人死,相反只有好好的活下來才能夠將這個計劃發揮最大的作用。”

  “我需要我們的人主動被那些突厥人給抓住,他們必然會審問關于天雷的消息…”

  這時候不等李浪把話說完,中年首領就神色嚴肅的說道,

  “公子浪,請放心,我們的人死也不會將這個秘密說出去。”

  他雖然不明白,為什么要讓自己的人被抓住,但他知道那個天雷的秘密,死都不能讓敵人知道。

  可李浪直接搖了搖頭說道,

  “不,我就是要我們的人,告訴那些突厥人,關于天雷的消息。”

  很快,李浪順勢將自己的計劃和盤托出,中年首領聽完了之后,在原地都不由得愣了好一會兒,才神色復雜的看了李浪一眼,語氣略微帶著幾分干澀說道,

  “公子浪,以后有什么事情您只管吩咐。”

  “在下這就去把您剛剛說的事情吩咐下去。”

  他都有些后悔自己沒事兒搶什么話,老老實實聽對方的安排就是了。

  反正跟著對方這樣的人,他們絕對是吃不了虧的,雖然這計劃的確是缺德了點,但吃虧的突厥人和隋人,關他什么事。

  說完中年首領很快朝著自己的人走去。

  等安排完了這些事情,李浪也不由得看向了北邊的方向,接下來,就看他的計劃被執行的怎么樣了。

  第二天,一處突厥營地內,阿史那微微皺著眉頭,看著面前安安穩穩躺在床上的義成公主弟弟說道,

  “我們已經到這里,好幾天了,你打算什么時候去看之前我們被埋伏的那個小樹林,那里有天雷留下的痕跡。”

  “不然的話,可汗也只有兩天就會到這里了,你又拿什么去回報?”

  對方到了這里之后,根本沒有什么調查的舉動,而是一直窩在營帳里面。

  聽到阿史那的催促,義成公主弟弟只是不屑的撇了撇嘴巴,然后慢悠悠的說道,

  “著什么急,到時候我自然會和可汗稟告。”

  他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去跟著對方調查,畢竟外面多危險,萬一他出了什么事情,就算阿史那給他賠命又能怎么樣?

  在他眼里對方的姓名可比不上他的一根毛。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